佛说四种决定清净明诲

 2023-12-14 13:01:32   1    18次浏览

 

《大佛顶首楞严经四种决定清净明诲》经文

 

佛告阿难。汝常闻我毗奈耶中,宣说修行三决定义。所谓摄心为戒,因戒生定。因定发慧。是则名为三无漏学。

阿难。云何摄心我名为戒。若诸世界六道众生,其心不淫,则不随其生死相续。汝修三昧,本出尘劳。淫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纵有多智,禅定现前。如不断淫,必落魔道。上品魔王、中品魔民、下品魔女、彼等诸魔,亦有徒众。各各自谓成无上道。我灭度后末法之中,多此魔民,炽盛世间,广行贪淫,为善知识,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。汝教世人修三摩地,先断心淫是名如来先佛世尊,第一决定清净明诲。是故阿难。若不断淫修禅定者,如蒸砂石,欲其成饭,经百千劫,只名热砂。何以故?此非饭本,砂石成故。汝以淫身,求佛妙果。纵得妙悟,皆是淫根。根本成淫,轮转三涂,必不能出。如来涅盘,何路修证。必使淫机身心俱断,断性亦无,于佛菩提斯可希冀。如我此说,名为佛说。不如此说,即波旬说。

阿难。又诸世界六道众生,其心不杀,则不随其生死相续。汝修三昧,本出尘劳。杀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纵有多智,禅定现前。如不断杀,必落神道。上品之人,为大力鬼。中品则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。下品当为地行罗刹。彼诸鬼神亦有徒众。各各自谓成无上道。我灭度后末法之中,多此鬼神,炽盛世间,自言食肉得菩提路。阿难。我令比丘食五净肉。此肉皆我神力化生,本无命根。汝婆罗门,地多蒸湿,加以砂石,草菜不生。我以大悲神力所加,因大慈悲假名为肉,汝得其味。奈何如来灭度之后,食众生肉,名为释子。汝等当知。是食肉人,纵得心开似三摩地,皆大罗刹,报终必沈生死苦海,非佛弟子。如是之人,相杀相吞,相食未已,云何是人得出三界。汝教世人修三摩地,次断杀生。是名如来先佛世尊,第二决定清净明诲。是故阿难。若不断杀修禅定者,譬如有人自塞其耳,高声大叫,求人不闻,此等名为欲隐弥露。清净比丘及诸菩萨,于歧路行,不蹋生草,况以手拔。云何大悲,取诸众生血肉充食。若诸比丘,不服东方丝绵绢帛,及是此土靴履裘毳,乳酪醍醐。如是比丘,于世真脱,酬还宿债,不游三界。何以故?服其身分,皆为彼缘。如人食其地中百谷,足不离地。必使身心,于诸众生若身身分,身心二涂,不服不食,我说是人真解脱者。如我此说,名为佛说。不如此说,即波旬说。

阿难。又复世界,六道众生,其心不偷,则不随其生死相续。汝修三昧,本出尘劳。偷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纵有多智,禅定现前。如不断偷,必落邪道。上品精灵、中品妖魅、下品邪人,诸魅所著。彼等群邪,亦有徒众。各各自谓,成无上道。我灭度后,末法之中,多此妖邪,炽盛世间,潜匿奸欺,称善知识。各自谓已,得上人法。诱惑无识,恐令失心。所过之处,其家耗散。我教比丘,循方乞食,令其舍贪,成菩提道。诸比丘等,不自熟食,寄于残生,旅泊三界,示一往还,去已无返。云何贼人,假我衣服,裨贩如来。造种种业,皆言佛法,却非出家,具戒比丘,为小乘道。由是疑误,无量众生,堕无间狱。若我灭后,其有比丘,发心决定,修三摩地,能于如来,形像之前,身然一灯,烧一指节,及于身上,爇(ruò)一香炷。我说是人,无始宿债,一时酬毕,长揖世间,永脱诸漏。虽未即明,无上觉路。是人于法,已决定心。若不为此,舍身微因,纵成无为,必还生人,酬其宿债。如我马麦,正等无异。汝教世人,修三摩地。后断偷盗,是名如来。先佛世尊,第三决定,清净明诲。是故阿难。若不断偷,修禅定者,譬如有人,水灌漏卮。欲求其满,纵经尘劫,终无平复。若诸比丘,衣钵之余,分寸不畜。乞食余分,施饿众生。于大,合掌礼众。有人捶詈(),同于称赞。必使身心,二俱捐舍。身肉骨血,与众生共。不将如来不了义说,回为己解,以误初学。佛印是人得真三昧。如我所说。名为佛说。不如此说,即波旬说。

阿难。如是世界六道众生,虽则身心无杀盗淫,三行已圆,若大妄语,即三摩地不得清净,成爱见魔,失如来种。所谓未得谓得,未证言证。或求世间尊胜第一。谓前人言,我今已得须陀洹果,斯陀含果,阿那含果,阿罗汉道,辟支佛乘,十地地前诸位菩萨。求彼礼忏,贪其供养。是一颠迦,销灭佛种。如人以刀断多罗木。佛记是人永殒善根,无复知见。沈三苦海,不成三昧。我灭度后,敕诸菩萨及阿罗汉,应身生彼末法之中,作种种形,度诸轮转。或作沙门白衣居士,人王宰官,童男童女,如是乃至淫女寡妇,奸偷屠贩,与其同事,称赞佛乘,令其身心,入三摩地。终不自言,我真菩萨,真阿罗汉,泄佛密因,轻言末学。唯除命终,阴有遗付。云何是人,惑乱众生,成大妄语。汝教世人,修三摩地,后复断除诸大妄语。是名如来,先佛世尊,第四决定,清净明诲。是故阿难。若不断其大妄语者,如刻人粪为栴(zhān)檀形,欲求香气,无有是处。我教比丘,直心道场,于四威仪,一切行中,尚无虚假。云何自称,得上人法。譬如穷人,妄号帝王,自取诛灭。况复法王,如何妄窃。因地不真,果招纡()曲。求佛菩提,如噬脐人,欲谁成就。若诸比丘,心如直弦,一切真实,入三摩地,永无魔事。我印是人,成就菩萨,无上知觉。如我所说,名为佛说。不如此说,即波旬说。

 

大乘离文字普光明藏经回向偈

 

【译文与评注】:

佛顶第一部《楞严经》卷六十四,定清净明,唐天柱沙面如刺。

告诉阿难佛陀:你经常在槟榔屿听说我,宣称修行的三个决定是义。所谓重视心灵就是言传身教,因为节欲是规矩,又因为是规矩,所以叫做“三无遗漏”。

阿难,你为什么在乎?我称之为“戒”?如果世界上六大众生的心不是不道德的,他们就不会继续他们的生死。如果你培养了三摩地,你就会走出尘埃。如果你不摆脱你的思想,你就无法摆脱你的灰尘。在当下之前冥想是多么的明智,如果你一直沉迷下去,你就会陷入魔法之路。上品魔王,中品恶魔,下品女巫。其他恶魔也有弟子,每个都被称为至尊道。在我破坏了度之后,在最终的法则中,这个魔法人在世界上兴盛了起来。广泛流传的卖淫是一门好学问,它让所有众生坠入情网,看到坑,却失去菩提之路。当你教世人修三昧时,你首先会打破你的心智。你是佛前的佛,第一个决定就是清净明净。所以,是阿难。如果你一直沉迷于卖淫,那些练习冥想的人,比如热气腾腾的沙子和石头,希望它成为一顿饭。十万劫之后,只叫热沙。为什么呢?这不是一顿饭,而是沙子和石头成为理由。你是阴之根,求佛妙果,纵得妙悟。入娼、轮岗三种方式,都不会出。如果来涅槃,怎么练证?会使阴机,身心皆断,断性也无,于佛菩提,可望。正如我在这里所说,它被称为佛教。别这么说,那是,波旬说的。

阿难,天下六大众生,心不杀,不续生死。如果你培养了三摩地,你就会走出尘埃。不杀心,不留尘。如果在冥想前一直杀戮,就会陷入神道。上品的人是强大的鬼;中间产品有飞天夜叉、朱珪帅等。劣质产品是罗茶。鬼神也有追随者,每一个都被称为至尊道。我灭度后,在终律中,世界上很多鬼神兴盛。吃肉,得菩提道。阿难,我让比丘吃了五种干净的肉。这块肉是我所有的神力,但它没有生命之根。你婆罗门,当土地被蒸湿,沙子被添加,但草和蔬菜没有出生。我用极大的慈悲和神力加上去的,因为极大的慈悲,假名字叫肉,你得到了它的味道。但是如来灭了之后,吃的是众生的肉,这叫师子?当你知道,你是一个食肉动物,你的心像三昧一样开放,这一切在罗刹都很大。你最终会沉入生死的苦海,你不是佛的弟子。如果你是一个人,你们会互相残杀,互相吃掉。通向三界的云是什么?你教世人修三昧,每次都杀人。你是佛前有佛之称的佛,你决定清净开悟。所以,是阿难。例如,如果你一直杀人和练习冥想,有人会塞住他的耳朵,大声喊叫,并在没有听到的情况下寻求帮助。这些人被称为想要隐藏和揭示。清净比丘、菩萨,走错路,不打草,用手拉。带着众生的血肉去养活,有多可悲?如果比丘不接受东方丝棉和丝绸,那就是这双穿毛皮和奶酪的瓦靴。如果是比丘,余世贞会除掉它,偿还债务,而不是三界旅行。为什么呢?就拿他的身份来说,一切都是他的优势。如果人们吃掉他们土地上的数百个山谷,他们将永远不会离开地面。会使身心,在一切众生中,如果身体、地位,无论是身心,都拒绝接受食物。我说这是一个男人,一个真正的解放者。正如我在这里所说,它被称为佛教。别这么说,那是,波旬说的。

阿难还原人间六大众生。如果他的心没有被偷走,他就不会继续他的生死。如果你培养了三摩地,你就会走出尘埃。如果你偷走了你的心,你就无法摆脱它。如果你继续偷窃,不管你有多聪明,你都会陷入异端邪说。顶级精灵;中华妖魅;劣等恶人,各种符咒写的。他们是邪恶的,也有门徒,每个人都被称为至高无上的道路。在我破坏了度之后,在最终的法则中,这个恶灵在世界上蓬勃发展。隐秘的奸诈,叫做善知,各说自己要掌握佛法。如果你感到困惑和无知,你可能会失去你的心。无论你去哪里,你的家都会消散。我教比丘,在旁边乞讨食物,让他放弃贪欲,成为菩提道。朱碧秋等人代替熟食,送给残疾人,并前往三界以示回报。他做贼,伪造我的衣服,贩卖如来,建立各种行业,都讲佛教,但他不给家具,以退出比丘作为上座部。通过怀疑无限的众生,你会掉进监狱。我被灭后,有一个比丘,所以我决定用心修三昧。在佛像之前,我可以烧一盏乙灯,烧一个指节,在我的身体里烧一炷香。我说我是人,一开始不还债,一会儿还。我会在这个世界上活很久,永远把所有的漏洞都去掉。虽然不知道至高无上的方式,但法律决定了人们的心。如果你不为此献出生命,什么都不做,你会还陌生人的钱,还他们的债。马立克·麦,我只是在等。你教世人修三昧,然后你就不偷了。你是佛前的佛,你的第三个决定是清净。所以,很难。如果你一直偷着练冥想,比如有人,如果水漏了,想要满满的,被灰尘抢走之后,你就再也熬不过去了。如果比丘,衣钵,分寸不是牲畜。乞求额外的食物和饥饿的人。在大型集会上,双手交叉。有人打,有人赞。会让身心都放弃,身体、骨骼和血液,以及一切生物。不来佛,不能正理,可以误事解决。佛印是个男人,他真的很无知。就像我说的。这叫佛教。别这么说,那是,波旬说的。

阿难,如果世界上有六种众生,虽然身心没有杀戮和偷窃,但三条线已经被圆了。说大话,三昧不干净。爱看魔鬼,却失去佛。所谓“无所得”、“无证”,还是求天下人尊重,争得第一名。前辈说过:我之前有过须蕨果、曼陀罗果、阿纳海姆果、阿罗汉桃、碧石佛城、石笛、菩萨。求他认罪,贪他支持。这是一个开球,摧毁了佛的物种。如果一个人用刀打碎了多洛玛。记住,佛是人,永远不会有好根,但会沉入苦海三苦,成为三昧。我灭度后,菩萨和罗汉要生在末法,做各种形态和度的旋转。或者做萨满,做白衣居士,做屠戮中的王官,做处女,甚至做妓女寡妇,做奸淫掳掠的屠夫,他的同事称赞佛祖把它身心带入三昧。我没有告诉自己我是一个真正的菩萨,一个真正的罗汉。我放出了佛的秘密,却没有学会。除了生命,尹还有遗产要付。什么是云,迷惑众生,成为大谣言?你教世人修三昧,然后回复,去掉所有伟大的废话。你是佛前的佛,你的第四个决定是清净。所以,是阿难。如果你不停的说,如果你雕刻人类的排泄物,它是杜松的形状,你想要香气,你什么也找不到。我教比丘,把心指向道场。四诫的所有行为都没有谬误。云为何自称佛法大师?例如,自称皇帝的穷人自杀了。怎么偷法国国王的东西?因为土地不是真的,结果是一首歌。问佛菩提,像吃肚脐的人,你想成就谁?如果比丘像直弦,那么一切都是真的,三昧中永远不会有魔法。我是人,让菩萨感觉至高无上。我说过,这叫佛教。别这么说,那是,波旬说的。

 

【守培法师讲解】:

 

第一决定清净明诲

六道众生,皆以淫欲而证性命。淫为生因,因断故,果不能相续。其心不淫者,不但身不作淫事,心亦不起淫念。身心清净故,生因断也。或谓大乘戒心不戒身,此正魔说也。岂有心不动而身能作哉?当云:小乘戒身不戒心,大乘身心俱戒。

众生本静,唯因不识前尘是幻,妄起贪嗔,奔波不休,皆为前尘所劳。由此尘劳,转受诸苦。汝今修学三昧,即为出尘劳也。当知女色即尘也,贪著即劳也。欲出尘劳,而不持淫戒,犹如抱冰而求暖,岂能得乎?

或有虽不戒淫,而能断除其余一切尘劳妄想,亦能发多智禅定,只落魔道而已。魔虽有福德,智慧神通,但不能离生死苦,即不断欲故也。落魔道,亦有功行浅深不同,上品则落魔王,中品则落魔民,下品则落魔女。对佛道而名魔道,当道自己亦谓正道,广化众生,故有眷属徒众。

超生欲界之顶,故自谓成无上道,或谓四禅天中,亦有魔王天。不确。魔不断淫,不能超欲界故。如无想天、非非想天,皆外道所生,虽不得正智,不同魔道贪欲不舍,故能上生。此与魔道不同也。

吾佛灭度久矣。末法之中,即此时也,正法衰微,邪见炽盛。如今有多数人,赞成僧家婚娶者,谓持戒束身,是小乘法,大乘不拘于小节。或引佛经,说淫怒痴即戒定慧。此非魔民炽盛,广行贪淫,为善知识乎?

吾佛虽有如此明教,而世间愚迷,不辨邪正,从彼所化,男女亲爱,成爱见坑,而菩提之正路,永不复见矣。要知淫是世法,戒淫是佛法,学者须明,不可以佛法坏世法,亦不可以世法坏佛法。

若发心行道,教人修三摩地,首当断淫。不但身不作猥亵之事,心亦不生淫欲之念。心淫断,则三摩地可登。非独今佛如此说,而过去之先佛世尊教人,亦以断淫为第一决定清净明诲。

决定者,不可变更,不同他戒可开也。终生不犯,故谓清净。确定条例,颁布众人,故曰明诲。不同侧击傍敲,藉此说彼,令彼自悟之秘密教也。

以淫之生因,而求菩提不生之果,如蒸砂石而作佳饭。淫心不断,本无悟道之理,纵或悟之,必不能如悟而证。何以故?如土木本不能成人,或有智巧,能成其人,必不能为人而言语,此皆根本各异之故也。此克定淫因,不能成道果。

淫机,即无始来习成之淫性也。淫习未断,能发淫心,作诸淫事。此习若断,不但身不作淫事,心亦不起淫念。如无种子,必不能发芽故。断性亦无者,犹如未开知识之童子,冥然不知淫之为何事,有何断与不断乎?淫戒如是,则佛果菩提,可希望矣。

末法之世,佛虽入灭,若能如上而说淫戒者,虽是凡人,即名佛说。若不如此而戒淫者,虽是圣人,即波旬说,所谓依法不依人也。此为修行决定的标准,学佛者极宜尊重。

第二决定清净明诲

一切生命,同生天地之间,同有好生之心,杀则成仇,故佛戒杀。乃至伤一虫蚁,皆犯杀戒,若论因果,皆当轮报,欲出生死者,能不戒诸?持杀戒者,则彼此各安其命,无牵缠之关系,则可随其自愿而出生死,故不随其生死相续也。

修禅定故感神通,好杀害故堕鬼类。修三昧者,本为出尘劳,因杀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杀即尘劳之本故,纵能持得余戒,感发多智慧,多禅定现前,而独不持杀戒者,必落神道。

禅定胜于杀业者,为上品之人,则感为大力之鬼,即天行夜叉,及诸鬼主岳神等类是也。禅定于杀业相齐者,为中品之人,则感为飞行夜叉、诸鬼帅等。禅定劣于杀业者,为下品之人,则感为地行罗刹,即魍魉魑魅、牛头狱卒,及山林海岛等神。

此等诸神,皆以神通惑人,杀生奉祀,灵验昭著,令人倾心归向,彼亦有徒众。彼之所修,以神力为道,今得神力,故谓成无上道。世之邪宗伪教,自言证道,自欺欺人,亦此类也。

末法之时,圣贤隐世,佛道幽微,邪正莫辨,是非纷起。或托乩砂显灵,或附人身现异,种种邪魔外道,皆鬼神使然也。自言食肉无碍于道,令人杀生奉祀,以恣贪欲。呜呼悲哉!自误误人,何所为耶!

虽肉食者,既言肉食非正道,佛教应当严禁肉食,何以如来亦许比丘食五净肉耶?故发明曰:此五净肉,皆我神力变化所生,不同平常有生命之肉,无命根故,不招报也。

如来既能变化净肉,何不变化蔬菜,免令后之食肉者,有所借口,岂不更愈耶?乃再发明曰:许食五净肉者,非一概论之。唯有地多蒸热,或多潮湿,加以砂石之处,草菜不能发生,故我佛如来,以大悲神力加被,得食五净肉。

若不蒸不湿,亦无砂石草菜发生之处,不得食五净肉也。佛不索隐行怪,若不生草菜之地,变化令生,则成怪事,故佛不为也。

五净肉,谓不见杀、不闻杀、不疑为我杀,及鸟残、自死之肉。此肉中不含性命,故名净肉。昔日佛及比丘,遇世饥荒,不得饮食,目连尊者欲以神通翻取地味,或取北洲自然粳米以供佛及诸比丘。佛皆不许,而曰:后世若无目连,又将奈何?

佛法不图侥幸,福不苟得,祸不苟免,悉听自然,以消旧业,乐天知命,故不招新殃。若趋吉而避凶,则业障生,而苦报定矣。

言彼净肉,乃一时之方便,因大慈悲之力,拔汝饥馑之苦,非常法也。神力化现,令汝得味,本无命根,非真肉也。凡有草菜之处,即不当食。况复如来灭后,谁为变化?奈何末法之世,贪味之徒,食众生肉,自不知惭,仍名释子,破坏佛教,其过弥天。

是食肉人,虽修三昧,不得心开,明了自性。假使心开,亦似三摩地,如像龙画饼,非真禅定也。是大罗刹,杀贪不除,非大菩萨也,报尽必沉生死苦海,毕竟不成无上正觉,故非佛弟子。

佛弟子者,志在出三界,今此肉食之人,互相残杀,互相吞啖,正食他肉,未受他食,酬偿不休,相食未已,云何得出三界哉?是知非佛弟子者,非佛绝人太甚,乃彼自绝,与佛何与焉?

修三昧者,必尽其心,有一不除,终为道累。故于断淫心后,次当断杀。心断淫而不断杀,犹非真定。故断杀是先佛世尊第二决定清净明诲。

以上已明杀之为害之甚,故能于此断定杀生必定不成菩提。修禅定者,原为求出生死,杀生则反作生死因,是愈求而愈不能出。犹如塞耳原为怕闻,高叫则反作填耳之声,是愈怕闻,而愈不能不闻。岂非扬声而止响,欲隐而弥露耶?

是知修禅定者,决定不可杀生。杀生者,决非修禅定之士。试观不犯淫杀之清净比丘及诸大菩萨,两种真修禅定之人,不特不杀害生命,乃至于分歧小路之中、无情之生草,犹爱惜春意,不忍践蹋,况夫用手折拔,益知不为。不忍手拔无情之草木,况忍口食众生之血肉耶?

儒教尚云:春夏不以刀斧入山林,见其生,不忍见其死。况佛子大慈,焉能食众生肉耶?血肉虽非自杀,亦为杀者作因,自作教他,其罪相等,亦不可不断也。

丝绵绢帛等,虽非众生之身肉,亦众生身之一分也。思其煮茧,服之亦足伤慈。此土,指印度国。裘毳乳酪等,亦众生身之一分也,乳酪等虽不同丝绵裘毳等,伤害生命,然皆众生之身分,食之者必于彼牵连不解,亦成助生之缘。不食不服,则远离生缘,故得真解脱。

宿债既还,后因不续,故不复游行三界也。何以故?人皆谓食众生肉者,还众生命,如食乳酪醍醐等,既非物命,云何不能出三界耶?当知服其彼之身分,皆为彼有缘,汝虽可出三界,以彼因缘牵累,故不能出。

如世界初成,光音天下为人种。光音天人,本能飞行,因食地中产生之物,足乃不能离地。以是求出三界者,必使身心于诸众生身与身分脱离关系,不惟身无杀业,心亦无杀念。身心二途,不食众生身肉,不服众生身之所出,皮毛乳酪等冤亲俱离,孑然一身,毫无羁绊,随心自在。是为真解脱者。

第三决定清净明诲

不与而取,名之为盗,亦名为偷,若论因果,毫厘无差。是故盗人者,必为人盗。若禁守不偷,无盗因则不感盗果,更有修行之功,是故生死不续。

众生心,为六尘之所劳碌。修禅定者,本为远离外尘,以免劳碌耳。若偷心不除,纵修禅定,尘不可出。所偷之物即尘故,起心而偷即劳故。偷盗而想出尘,如扬声而止响,自生障碍,故知尘不可出也。纵多有智慧,能令禅定现前,如能断杀淫等,而不断偷者,定非真道。偷是邪行,敲墙挖洞,行不由径,故落邪道。

《指掌》云:上品精灵者,盗日月之精华,窃天地之灵秀,附山托水,惑人祭祀,妖精类也。中品妖魅者,盗物之精液,窃山林之气润,为魍为魉,伺便作孽,邪鬼类也。下品邪人者,赋性险曲,居心邪僻,诸魅所著者,为精灵之所附,被妖魅之所迷,妄言欺世,异行惑俗,外道类也。异行惑众,故有徒属。穷尽偷之伎俩,彼即以此邪行,谓成无上道也。

妖魅炽盛者,正教不兴,邪道纷起,妖邪之言,炽盛世间。潜匿者,暗行不轨。奸欺者,心存不良。掩其不善,而著其善,自称善知识,夸张己能,谓已得菩提之道,或说已得初果二果,及诸天神通等上人之法。

炫者,自卖其能。诳惑无知识者,预说祸福苦难之事,恐吓愚昧之人,令其失自本有之心,熏成魔邪之见,随彼贪求,不知爱惜,世之财物,虽愚必好,迷惑失心故,不顾倾家荡产。

是以妖邪之徒,所过之处,其人民之家,皆耗费散失。纵有真善知识,为说正法,亦不能回其所惑。其何故哉?盖妖邪之言,曲顺私情,故多乐从,虽威逼而不舍也。正直之言,大逆私情,故多不信。

悭贪不舍,自生缠缚,违远菩提,不能得出三界。故我佛教诸比丘,衣钵之余,不畜分寸,遵循方法,乞食资身,令其舍悭贪之心,获菩提之道也。

诸比丘不自熟食,又表示天地如逆旅,人生如过客,而且光阴残余,寄生不久,好似旅客飘泊于江湖,或一宿二宿,即远离他去,更不复还,故暂寄食于人,不同长住久居,故不自造锅作食也。

世人以三界为永远存身之所,作千古不磨之计,于所衣食,精益求精,求其所得,只益自劳而已。可慨也哉!

贼人者,偷窃佛法之人,指出家邪众也。假我衣服者,著如来衣,形似佛子,身行非道也。裨贩者,即贸易求财之小贩,买贱卖贵,以图裨益也。此以如来佛法作货物,贸易他人利养,违背如来慈悲利物之心,故曰“裨贩如来,惟利是求”。故不顾伤失正道,损害他人,故曰造种种业。

又自不能守出家规戒故,却言佛法,不在出家,谓诸佛菩萨,普现一切色身,和尘浑俗,而行佛道,谨守戒律之比丘,乃小乘之道也。

愚昧众生,听此贼言,不之思察,由此疑误,毁戒破斋,返正归邪。自己邪行其过犹小,以邪毁正,其罪极大,故堕无间狱。狱名无间者,谓此狱中,受苦五无间断:一受报无间,二苦无间,三时无间,四命无间,五处无间。言此狱中之苦,胜一切狱之苦也。

燃指燃灯者,必先勘破此身,本非我有。此身从无始来,所作债欠,今日仅其所有,尽力酬还。即于佛前燃香燃指等,表示舍身酬债之心,则无始宿债,一时还毕,长别苦恼世间,永脱生死诸漏。此人虽未明无上觉路,而于佛法已决定无疑矣,不然绝不肯舍身故。

云何无始宿债因此燃香等微事,即能一时还毕耶?如世间诸债累累之人,破家荡产,不余一文,仅其所有,悉皆还之。虽有未还之债,更从何讨乎?世间讨债,讨其钱也,无钱则毕其讨矣。轮回讨债,苦其身也,无身亦毕其苦矣。

如是燃灯燃指者,若不了身非己有,不但燃指等徒受痛苦,纵使将全身烧尽,复投他身,亦当酬宿债,毫无益处也。此如世之债人,虽将此处家产荡尽,犹另有家产在,债户绝不饶汝也。

若爱惜色身不舍,更作生死业因者,固当酬还宿债。虽不作生死业因,修无为法者,亦当酬还宿债,以有身在故。如世之欠债者,若有还债之余地,债户不能不向汝讨也。如世尊,早修无为,不作生死业因。

《兴起经》云:昔舍卫国毗兰邑阿耆达王,请佛与五百比丘,三月供斋。时有魔惑王心,耽荒五欲,供六日止。又值邑内饥馑,乞食不得。时有马师,减马麦半,供佛及僧,至九十日。王乃醒悟,向佛求忏。

舍利询缘,佛言:过去毗婆尸佛时,有王请佛及僧。佛僧食已,为病比丘请一分食。过梵志山,梵志闻香,诟曰:此□头沙门,应食马麦,何与甘馔?所教五百童子,亦如是说。尔时梵志者,今我身是,五百童子者,今五百罗汉是。口过如是,余过可知。

是故教人修三摩地,不但戒淫戒杀,尤欲戒偷盗。偷盗之戒,是先佛世尊第三决定清净明诲。

衣钵是资身之具,故暂不舍。衣钵之外,与身无关,虽分寸之微物,亦不贪畜。乞食所余,则施与饿者,此不贪外物也。集会礼众,是为归命于人。捶詈同赞,是知身非己有,故无荣辱,此不贪内身也。

内身外物,皆非自有,执他物为自有者,亦类盗也。内身外物俱舍,贪心尽矣。身心二俱捐舍,血肉与众生共矣。然众生生来,本无一物,若存一物于心,皆犯盗戒故。必使身心俱舍,血肉与众生共,方名真持盗戒也。

若将如来不了义说,回转作为己解,以误初学,即名盗法,是自误而复误人也。正言之,必要将如来了义之说,转化众生,自利利他也。以了正义即明实相之理,故佛印是人,得真三昧。不了义者,如对有说空,对空说有,说空说有,皆落二边,故非了义。夫了义者,不落空有,远离二边,故名了义。

第四决定清净明诲

妄语者,不实语也。以有说无,以无说有,无非由贪求自己利养而起。有此贪求之妄念故,虽戒淫杀,而三昧不得清净。久之则爱见之魔成,而如来之种失矣。犯一妄语,而殃及前三,其妄语之害如此。

未得佛法,而妄谓已得佛法,未证道果,而妄谓已证道果,是为大妄语成。世间尊胜,莫过于道果。欲求尊胜之荣故,对现前之人,妄谓我今已得道果。只知妄窃尊胜,而不知从窃尊胜中,反打失尊胜也。

是人妄窃圣果,何所为也?盖圣果最为难得,得则最为人所敬仰。因欲希求彼等无知之人礼拜求忏故,未得谓得,未证言证也。因彼来求忏故,乘隙而贪其供养,可知妄语是供养之生因,供养是妄语之结果也。

证圣要在善根,亦名佛种。今不求善根,而反藉证圣之名义,贪求世间之利养,以自坏善根,故名一颠迦,消灭佛种。一颠迦,又名一阐提,此云不具信,又名断善根。多罗木,亦云贝多树,出南印土,木叶长广光润。无纸时,多以此叶代书写,盖即贝叶也。此木若以刀断,则不复更生。

圣果,犹如无上法药,欲治世间一切贪病,生长无上善根。今从法药,而成贪病,如是贪病,更无药可医,是为绝症,不复更生,故如刀断多罗木也。佛亦因之记是人,永殒出世善根,无复发生佛知佛见,沉沦于三涂苦海,不能成就真正三昧也。

佛说一阐提消灭佛种,永殒善根,此警诫妄语之人,约大妄语而言。妄语不止,佛种不生,若改过自新,脱离妄语,佛种自然发生。非一经妄语后,永不可修善,永不生佛种也。若如是,则塞断阐提善路,任性为非,其害甚矣。

佛敕菩萨、罗汉,应生世间,作种种形,浑迹一切世间,用心不在谋利,而在称赞佛乘,熏习善种,令彼身心,入三摩地,无须自说是菩萨、是罗汉也。是故菩萨住世,终不自言是菩萨泄漏佛之密因也。

人之祸福吉凶,以因果论之,自有定数,是故智者不趋吉,亦不避凶。惟末学无知之人,常怀趋吉避凶之心,若闻有菩萨住世,必生意外之求,或乱人心,反成恶业,此又不自言之故也。

命中而阴有遗付者,此亦为道之计。为无知之人,不识圣贤之言行可贵,以临终暗暗表示,令人感觉其人虽逝,追想其所言所行,必生尊重,为世之轨范。

菩萨住世,虽至临终,只略露其锋,犹不明言,云何是悭贪偷盗之人,自言证果耶?如是惑乱众生,岂不成大妄语者乎?

欲行菩萨之正道,当教世人,修三摩地,断淫杀盗后,断大妄语,不自称圣,是为先佛第四决定明诲。

以上已明大妄语,是不善的行为,若以修善之形,行不善之因,而求极善之果,岂异刻人粪似栴檀,而求其香气者乎?因地不真,多妄语也,果招纡曲,来世必多磨折也。

麝爱脐中有香。人因取香而害麝。麝临死时。自知因脐香而致死。乃噬其脐。已无济矣。如人因妄语不得真道了生死,至于死时,乃知被妄语所误,那时悔除妄语,欲成其道,已无济矣。故曰:如噬脐人,欲谁成就。

心如直弦,一切真实,断诸妄语,守持净戒也。魔本是邪,因邪而入邪。心若不邪,魔无由入,心正故无魔事也。无上知觉,即真实无妄之心。生心不直,故迷正觉,是以佛印直心者,成就无上知觉。

四戒结论,皆如此切嘱者。以末法多邪,谓淫杀盗妄不碍禅,以致禅未成,魔已入。是故如来深切明诲耳。

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!

目前评论:1   其中:访客  0   博主  0

  1. avatar 俞成
    部分内容摘自,圣空甘露网,原文地址: http://www.skamrta.com/lengyanjingkaishi/1109133.html
评论加载中...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